>
快捷搜索:

【www.22933.com】漫说继承传统,著名书法家陶尔圣

- 编辑:www.22933.com -

【www.22933.com】漫说继承传统,著名书法家陶尔圣

www.22933.com 1  陶尔圣 本名陶崇圣,别署从圣、而圣、石鼎、石圣、天纵、下元逸人、云中马人、石鼎斋主、八柱山房主人等。辽宁省大连市人。1981年12月毕业于辽宁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书法、国学师从沈延毅、罗继祖等名家。1994年9月,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主修中国美术史与书画鉴定。1997年9月,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画院书画高级研修班,主修中国书画理论与国画技法。2002年9月,访学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参与“中国书画继承与创新”课题项目研究。在大学任教三十多年,主讲过哲学、伦理学、中国古代思想史、美学、美术概论、书法、书画欣赏与创作、中国传统文化等。诸多作品为国内外藏家、艺术研究机构、艺术馆收藏。2002年5月,专著《沈延毅书法艺术透析》获大连市第七届“金苹果奖”中“优秀文艺评论奖”。2002年8月,专著《沈延毅书法艺术透析》获辽宁省第八届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2011年11月12日在辽宁美术馆举办陶尔圣书法艺术展引起强烈反响。被辽宁文化艺术界誉为学养深厚、熔铸古今,清秀俊朗、朴拙大气,风格独树一帜。现任大连职业技术学院美学、书法教授,辽宁大学兼职教授,辽宁省哲学学会理事等。

  文艺创作谈的最多的话题之一是继承与创新,这里的继承一定是对过往的继承,通俗一点说就是对传统的继承。当然这个传统不仅指中国的传统它也包括世界一切的传统。其实,不仅如何继承与创新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就是单单的这个传统就极为复杂、丰富,如果不搞清楚传统这个概念,特别是它的内容、演变规律,那是很难做到真正的继承,更奢谈创新了。这里,笔者就以书法艺术为例,谈谈传统以及应该继承什么样的传统。

www.22933.com 2

  继承什么样的传统

行书长卷(局部之一)

  所谓传统是指历史遗存下来的物质和精神产物的总和,有先进的传统和落后的传统。当然,我们所继承的传统一定是先进的而且往往是最经典、最优秀的,即便如此,这个传统也是非常复杂、丰富的。就拿书法艺术为例,有延续了近1500年的二王帖派书法传统,有在它之前的殷商甲骨文、两周金文、两汉隶书简牍帛书传统,有南北朝碑刻传统,也有清代初期兴起的碑派传统,更有清代末期民国时期的碑帖结合的传统,这些传统不仅书体多样、形式异彩纷呈,而且还蕴含着极为深厚、多样的艺术精神。如此丰富、复杂、多元的书法传统,理论上来说都是可以继承的。但是,这个庞大的传统是有主次之分的,如果分不清主次虽然继承了,即便是最优秀的、最经典的传统,你花再大的力气去继承也是很难产生经典之作的,更难比肩于古人。例如:二王帖派传统,如果你还是按照古人的取法、风格、美学等范畴去继承、创作,我想肯定很难产生能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之作;同样,如果还是按照清代阮元、包世臣、康有为等碑派书家的创作理念和方法继承碑派传统,也肯定不可能开宗立派,取得更大的历史成就。因为前者已经创造过辉煌并逐渐衰退过,后者也被书法历史所证明有矫枉过正之疾,所以,这两条路已经很难走出困境,必须走第三条路。

www.22933.com 3

  没有帖派书法的式微就没有碑派书法的兴起,没有碑派的局限就不会有到晚清对碑派书法的反思,从而走向碑帖融合之路,有碑帖结合之路才出现了像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于右任、林散之等这样的书画大家。

行书长卷(局部之二)

  因此,清末民初书坛对碑派的反思和向帖派的回归,走碑帖结合之路正是当代书法传统继承的核心,当然今天的碑帖结合概念和内涵已不同于百年前,其形式和内涵更为丰富、深厚,这一传统才是我们书法真正需要接续的核心传统,在这个核心传统的基础之上进行继承和创作才有可能创造出时代的经典,才有可能比肩于历史上的艺术高峰。

  2012年初,陶尔圣就其书艺生涯中的继承与创新关系以及如何理解哲学与艺术的“统”与“分”等问题与新华网副刊主编俞胜进行了交流。现发表部分内容,以供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参考。

  当代书法继承的核心

  俞胜:您在上大学期间念的是哲学专业,却同时师从著名书法家沈延毅先生学习书艺,你们是如何开始这最初机缘的?

  那么其理由在哪里?我们觉得有以下三个方面:

  陶尔圣:1977年恢复高考,我应试考入辽宁大学哲学系,进入大学后经常到图书馆看些以前的旧报纸。我记得是在1965年的《辽宁日报》上,看到了关于沈延毅书法艺术的评论文章和作品,知道他青年时曾得到康有为的指点,是碑派书法的继承人和成功创作实践者,便冒昧地写了一封信,装进几张自己的习作,寄往沈阳市文史馆。过了一段时间才收到他的回信,信中先是肯定我的书法有功力、有素养,并告诉我他的家庭住址,叫我去家里口传心授。我当时真可谓是大喜过望,当天吃了午饭就赶去登门拜访求教。交谈中,才得知他是不久前才平反从盖县老家回省城恢复文史馆馆长职务的。所以我那封求教的信如果发早了也许会丢失,晚了也许他复职后事务太多会顾不上回复,所以说有这样的机缘真是很幸运的。从那以后,每到周末我有时间就去登门拜访求教,常常是一边帮他理纸磨墨一边听他讲些文史、名人典故,诗词、书法碑帖等。还不时在事先准备好的小本上记下一些当时不能理解的格言,或不太了解的书法家、文史家等人名,回校后再到图书馆查阅,有问题记下来,下次去时再请教。他提到的有些书家和碑帖,是在多年后我再翻阅还有指导意义的。

  (一)帖派书法的式微,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书法作为艺术其语言的贫乏与枯竭,没有技术上的突破和新的内容上的融入。在技法上唐代的几乎做到极致,不仅在楷书上,草书也是如此;宋代文人书法占主角,强调书写之意趣,突破了书法以法为重心的藩篱,创造了新的艺术形式和审美精神;明代在用笔上的率意,过于强调恣肆、放纵,虽然在形式上更加开张和旷达,但缺少蕴藉和内涵,终于将帖派书法走向了衰败。

  回顾那些年的拜师学艺经历和我三十多年的书法艺术探索之路,受益于先师沈延毅点拨的碑帖最重要的有三种:一是汉代《张迁碑》,一是北魏《郑文公碑》,一是唐代李邕《岳麓寺碑》。受益最大的理念也有三个:一是“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一是“戒早誉”;一是“大巧若拙”。这些受益之处,不敢私瞒,在此还要明告后学者,以供借鉴参考。

  (二)碑派书法,是在更大的情况下对帖派书法在形式上的矫正,是纠正结构过工正、线条过于孱弱的弊端,但忽略了刚与柔、流与涩的辩证关系,甚至碑学的提出具有政治的目的而不是艺术的主张。因此,在最能表达艺术感受的行草书上碑学显得力不从心,毫无建树,到了清代晚期,那些碑派书家不得不转向帖派,补碑派之不足。

  俞胜:齐白石先生有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在您学习书艺生涯中,您是如何看待继承与创新关系的?

  (三)碑帖融合的中断。中国书法历史的演变、繁荣和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有自我调节的功能,但是也会受到社会发展、变迁的影响,使其改变发展方向甚至中断,清末民初碑帖融合之路就是被历史的演进而中断。帝制的覆灭、五四新文化运动,文化大革命、西方美学思潮的影响,不仅书坛无力整理、检讨旧故,在某个阶段书法的存在都成为了问题。改革开放后期,书法艺术开始复苏、繁荣、发展,经过近四十年“书法热”的准备,以及当代对传统文化的重视,才有可能探讨如此深刻、严谨、细致的问题。

  陶尔圣: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也是每一个从艺者都要努力处理好的关系问题。白石老人用现身说法,告诫他的学生和后人,继承前人时不能死学,不能照抄照搬,要有创新有变化,才能有出路,是关于继承与创新关系的至理名言。在此,我们可以用哲学的观点和语言再阐述一下。能否很有分寸地处理好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继承与变异,是对书法家判断力的检验,甚至直接决定作品的格调品位和最终成就。如果书家偏执于传统或现代,虽然具有了理性的审美判断标准,但却仍不能达到对书法艺术的直接性意识与历史性意识之间美妙的和谐,必然导致其作品中所表现的理念内涵陈旧无聊或空泛苍白。

  民国晚期碑帖结合的书法创作思想和方法,其价值与意义不仅在于结合了帖派和碑派的形式,还在于在技术上的难度和审美层次的深度。这种结合不是简单的方笔、圆笔、颤笔的运用,而是在宋代建立的金石学的基础上,从理念和形式对1500年二王帖派书法传统的突破。

  无论哪一类艺术,“法度”都是要学的,书法之法,主要就是指笔法、结构造型等技法和规矩,或称之为“法门”。都是艺术大师们在一定的审美观念支配下,经过千锤百炼而成就和积累的技巧和法度,是从艺者必须先学习和掌握的。书法如果什么也不继承下来就随意涂抹,那就始终是未入门的门外汉。

  新突破的表现

  在继承过程中,有一种东西必须找到,这就是“感觉”。所谓“感觉”,是在学书者自己的神经系统支配下,在书写实践中逐渐找到和不断强化巩固的知觉能力,用西方人的语言表述就是所谓大脑通过手、腕、臂之间的协调、训练所产生的“肌肉记忆”。这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意识,找得对,就是正确的感觉,甚至是理想的感觉,没找好,就是生疏的感觉甚至是错误的感觉。所以说,学书学画从技法上徒学其形式,而不是心、眼、手三到,以至找到新的体验和神遇的感觉,就只能学到皮毛,就没有出路。

  一是将帖派书法的二维平面的书写流畅之美,融入金石之气追求三维的立体之美。是将向四周的运动的同时,有意识地向纸里穿透,产生向四周延展的立体线条和结构,不仅在技法上增加了难度,也在审美意味上增加了深度和厚度。

  当然,在继承过程中,能达到形神兼备是最好的,因为这才是真正入门的体现。从“肌肉记忆”上讲,也就是接近了前人大师高水平的、抑或是独特的掌控能力,这种能力得到了,点画形态结构很接近法帖了,才能进一步追求遗貌取神的高境界。而不是一开始就否认继承的必要,把“神似”作为自己不下苦功夫的借口和幌子。实际上,具有大师素质的人,取法前人,都是能做到形神兼备而后遗貌取神的,而且能随心做到变化形似与神似比例的形态样式。因此,也可以说,能真正达到神似的境界是自我艺术风格的形成并独立于前人的标志。

  二是在帖派流美书法形式的基础上,表现出碑版、金石的斧凿侵蚀之美,以及岁月在这些遗存上所赋予的时间古雅之美。这种美是书法特有的艺术形式对中华民族深厚文化精神的激活,从而建立了有别于阳刚和阴柔自然之美之外的独特的古雅之美。

  我在大学期间拜见沈延毅先生后,听到最多的就是“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的这句“口头禅”,只要是去拜访求学问道的人,他都会先强调这一点。因为这是最精要的继承与创新关系的概括。“合”就是要求“形神兼备”,而不是只求形似;“离”就是要挣脱前人的樊篱,“过河拆桥”。正所谓要用最大的勇气和功力打进传统中,又要用更强的胆识和技能打出来。这期间的辛苦和汗水不是常人能坚持和付出的。可以这么说,一部分从艺者就只是停留在第一阶段,只是古人技法和翻版而已;一部分人还没有打进传统,畏难而退了,或是急功近利,直取今人,以图早成。只得到传统技法的作品,可以说还有一定的观赏价值和商品价值,但没有多少艺术价值,因为没有什么创新,在艺术之林争不到一席之地。而后一种,也许是取到了别人探讨出的有价值的新东西并拼凑出自己的一套风格路数,但由于根基不深厚、不宽博,如同地基浅窄,盖不起高楼大厦一样,在艺术之林成不了乔木大树,充其量是几丛灌木而已。我是基于对继承与创新关系的这样一些理解,潜下心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遍学传统大派名家碑帖,择其经典必临至精熟而后止。又用了五年多的时间,探讨化合其中的文、野、刚、柔,从而形成了现在如文化艺术界名流所评述的“学养深厚,熔铸古今,古朴大气”的独特艺术风格,从而既保持了碑派的风骨,又汲取到了帖派的文韵。当然,我还需要不断地从古今多种艺术中汲取营养,不断完善和拓展自己的书法艺术风格体系。

  三是碑帖结合之路,在保留帖派书法的韵律、法度、书意,以及碑学的刚健、质朴之美的同时,转向了古雅、厚重、沉雄之美,这不仅在于挖掘了原始之美与人工之美,更在于这种审美思想和华夏文化的向内、尚古、质朴之大美追求的契合。文、艺向通相融,才能生发出伟大的艺术精神和艺术形式。

  某些书法家还存在一个观念,就是认为学习传统是从艺早期的事情,个人风格形成后就不需要再学习借鉴了,我认为这也是错误的。因为一个人的艺术生命,有如人的生命有机体,需要不断地摄取各种营养,才能身体健康而充满活力。看看一些书家的书法作品,愈老愈奇,愈老愈佳,而有些人则几十年“一贯制”,甚至是不进反退。这恐怕除了各种先天不足外,与不能持续不断地补充各种营养有关。虽然我们不一定要像王铎那样“一日临书、一日创作”,但“羲之书法晚乃善”的评语,是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思的。

  如此丰富的书法内涵,在以往的帖派或碑派书法中是很难容纳的,是对传统书法的推进,这种内容的增加不仅在技术上是全新的,其难度也是超过传统的。特别是其理念、审美思想以及表现形式与中华最深厚、最优秀的传统文化相融合,因此,当代书法只有沿着这个传统的脉络继承,才有可能创作出比肩古人或超越传统的代表这个时代的经典之作。

  俞胜:在沈延毅先生离世十年后,您完成了书法理论专著《沈延毅书法艺术透析》一书,是什么动力促使您开始这本书的创作的?在论著的撰写过程中,您是否遇到过困惑或豁然开朗的时候?

本文由书法艺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22933.com】漫说继承传统,著名书法家陶尔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