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书法入门,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 编辑:www.22933.com -

书法入门,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王光承(1606-1677)
明末清初学者。字玠右,江苏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明末诸生,与同邑夏允彝、陈子龙、徐孚远等结几社相应和,曾上江南时务五策,不用,鲁王监国屡征不就。后与弟王光烈隐居上海新场镇,力耕养父,不入城市三十余年,有《鎌上堂集》。
光承工草书,其草书纵情挥洒,大疏大密,走马当风。曲甚处似枯藤缭绕,直纵处如浪里插篙,参差或如鳞羽,或若牝牡相接。斋中三咏咏其草书云:“逃名东海上,时复带经锄。自是高人笔,非关饿隶书。”
图片 1
王光承《草书孙逖登越州城诗轴》纸本草书 91.3×23.5cm 苏州博物馆藏

今草的点画 古人曾这样概括草书匆匆不暇草书。今人对这句话也有多种理解,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这是在匆匆忙忙的速度下而书写草书,有人则认为是匆匆忙忙是写不了草书的。我以为,对于掌握草书特有书写规律而言,是要认真仔细钻研,而不可匆匆不暇的。而一旦掌握了这种规律,成竹在胸时,在书写的时候总的节奏应该是匆匆不暇的,这样才便于体现草书特有的飞动气势,尤其是狂草。 古人这句话,对于我们分析草书的点画特点,加深理解点画的处理内涵,是大有好处的。狂草的点画犹如天马行空,又如飞花散雪,某些点画则如枯藤老树,泻瀑鸣泉,其神韵无穷。 宋代姜夔《读书谱》中有这样一段话:古人作草如今人作真,何尝苟且。其相连处,特是引带。尝考其字,是点画处皆重,非点画处,偶相引带,其笔皆轻。虽复变化多端,未尝乱其法度。张颠怀素,最号野逸,而不失此法。 这里很清楚地说明了草书的点画和引带游丝的关系。今草和狂草都不例外。孙过庭关于草书的点画也有很精辟的见解:草以使转为形质,点画为性情。 在草书中,没有笔直的竖画和横画,在转角时圆笔较多,钩画笔变化较多,撇和捺都可以处理成点。点画相连也可以处理为坚画和横画。

本文由书法艺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书法入门,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