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只有和社会有关系,拂去那般轻描淡写

- 编辑:www.22933.com -

只有和社会有关系,拂去那般轻描淡写

陈流,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1973年5月生于昆明,1996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艺术系装饰绘画专业,2003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班,2005年作为国家西部之光专案访问学者在中央美术学院工作学习一年。作为云南地区70后艺术家的杰出代表,陈流蜚声艺术市场的是他从民间年画和传统水墨中提取元素进行当代主题创作的法象、天空界系列;而成为陈流能够在28岁获得副教授技术资格、32岁获得教授技术资格的砥柱因素,除了他的三部著作以外,是他屡屡参加全国重要艺术展览如中国风景油画展、全国美展、中国油画展、中国水彩肖像展等,并多获奖项如全国少数民族百花奖金奖。助使陈流获得官方或主流认证的却是他的风景绘画作品。

应马爹利-南都艺术沙龙的邀请,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成为该沙龙创立后的第一位开讲座者。10月31日晚上,徐冰为沙龙听众作了主题为徐冰:我的艺术方法的演讲。作为享誉海内外的当代艺术家,徐冰介绍了他的《天书》、《地书》、《凤凰》以及目前正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展出的《木、林、森》计划等作品。当晚的讲座之后,徐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辄以对陈流风景绘画作品的语言分析为例,呼应艺术国际第87期推荐文章《看看徐冰对当代艺术批评的批评》一文中徐冰的部分观点。

艺术批评:很少有批评家能读作品

在批评中建构生命维度

南方都市报:你最近演讲的主题大多围绕艺术方法展开,如此强调方法,是不是有一定的针对性?

尽管对当代艺术批评的批评已不是新鲜话题,从全盘西化到打中国牌,从当代转向到普世价值,从人文关怀到政治反讽,从宏大叙事到微观图像,从艺术本体论到社会学转向,从反抗体制到当代艺术院艺术的批评维度始终处在构建状态,对应图像的发展建立了中国特色的后现代性批评的雏形。在这种多元化的批评语境中,正如徐冰所说他不是第一个提出此观点的人中国批评家不会读画,很少有批评家真正能读作品,有浑水摸鱼的艺术家,就有浑水摸鱼的艺术经纪人和艺术批评家。浑水往往是因为注入了不同质的物体,或是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剧烈震荡。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情境如同将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工商业的发展画面浓缩在了短短三十年的时间中,欲速则不达,西方两千多年的文明错乱地纠结在中国这个陌生的版图,今天也不过刚到而立之年,混乱在所难免。浮沉尽在流逝中,浑水终有澄清之时,这是事物发展的公理而绝非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消极哲学。因为当代艺术批评的反批评在艺术家尽管没有依据证明在这个观点上他是否孤单的话语中成为一个显性关照,这说明当代艺术批评的权力已经遭到了创作领域的质疑,那么批评家们是否依然像先前一样,继续把对隔靴搔痒式的批评的反批评作为台面上的预备话题和操作中的敷衍了事呢?笔者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积极的,方才离去的金融危机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那场艺术市场的大萧条中,这是一个回到书房读书的好机会成为批评界一致的声音,尤其对于那些从中文或哲学系统中建立审美思维的批评家,想必这次定会重点读几本画论和技法理论。

徐冰:一个好的艺术家一定是思维能力很强的人,他必须具备一种能力,就是把自己的思维转换成艺术的语汇。有再好的观念和思想,如果没有本事用艺术的语汇传达,你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艺术家。艺术落实到最终,实际就是把你做的艺术和生活的这个时代之间的关系弄合适,这就涉及到艺术方法。

徐冰说他们不懂得分析作品到底是怎么回事,画面为什么会这样,这块颜色是怎么回事,那块颜色又为什么是那样,他们对艺术语汇的分析和对艺术语汇的批评能力太弱。难道这些蜚声艺界的批评家们当真不会从绘画的本体理论出发进行作品分析?如果肯定必定武断,他们当中学习过绘画的不在少数,只是在混沌的世界中艺术本体语言评论的声音太渺小了,难以彰显作品暗合艺术的阴谋的属性,更难以使之与学院系统脱离而成为当代语言的典型。但当代批评冷落对艺术本体语言的批评当属批评家的躁动错误,对各种观念的偏激宣扬也有失批评的公允。然而无论是对政治反讽、宏大叙事还是微观图像的褒贬,挖掘其中对自由、民主、平等等普世价值的人文关怀,这一点无疑是积极的。这也是当代艺术批评尚保持着批评的本质对生命存在的关怀的客观证明。只希望当代批评的形式不要再继续偏离下去。

南方都市报:现在的很多艺术家和批评家,实际上对方法并不是太注重,作品的观念是什么,策展人怎样阐释,反而成为重点,对此你怎么看?

再看当代艺术的创作主体,当代艺术家中虽然不乏技术无为从而破釜沉舟玩儿观念的例子,但学院功底扎实观念也先锋独到的艺术家更不在少数,窥豹一斑,陈流就是后者中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不仅具备照相写实的绘画能力,能把藏家院墙上茅草的脉络和夹克虫鞘翅下的神经丝丝再现,也在用一颗虔诚的心表现着我们对生存环境的焦虑,表现着我们共同的生命经验,徐冰说,对环保、对人类生存环境有所帮助的工作和行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问题。只要有建构在生命关怀维度上的艺术作品就会有建构在生命维度上的艺术批评。

www.22933.com ,徐冰:很多人强调观念和观念艺术,但观念艺术到底是什么,我搞不懂。我觉得中国的艺术批评很差,这么多年来,你看看批评家们所写的文章和谈论的东西,你无从知道他们真正的态度和批评的方法在哪里,中国当代艺术基本上没有什么批评可言。还有,中国批评家不会读画,很少有批评家能真正能读作品,他们不懂得分析作品到底是怎么回事,画面为什么会这样,这块颜色是怎么回事,那块颜色又为什么是那样,他们对艺术语汇的分析和对艺术语汇的批评能力太弱。正是因为大部分批评家不会读作品,他们最后就只能谈观念,谈一些艺术理论,谈一些与作品本身没关系的事情,或者借这个展览或作品为由头,谈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

在寂寞中锤炼艺术真诚

当代艺术家:真正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太少了

对当代艺术的批评中不甘寂寞似乎成为一种当代艺术弊病的共识,它用以总结和指责大部分艺术家在市场的涡流中不甘等闲视之,一双双充满血丝的眼在巨额的售卖价格面前几近眦裂,于是他们抱着对艺术的一知半解开始对商业明星的模仿。这里的模仿已然不是模仿生活,更何谈是模仿自然,其本质只能是一种投机,有如蛋白精、一滴香和植物奶油。尽管植物奶油经常与正规奶油混淆在同一个蛋糕坊,导致的后果只会是消费者对植物奶油越来越深的憎恨和鄙夷,从而愈发加深对正规奶油的渴望和拥戴。这正如艺术江湖中的大佬总能容忍模仿自己的小弟对自己的追捧和簇拥,实质是在利益团体的内部博弈中实现优胜劣汰的自然转化。只有能忍受寂寞者才能时刻保持清醒,不被现实的游戏所吞噬。毫无疑问,陈流就是一个虽然孤独但幸福的艺术工作者。

南方都市报:上周,黄专在深圳的一个展览上提到,资金市场与西方的眼光,是压在中国当代艺术头上的两座大山。你怎么看?

孤独是表面的

徐冰:黄专的这种说法挺好,中国当代艺术也确实有这种情况。当代艺术的问题很多,具体来说,中国艺术家缺少创造力,艺术家都觉得自己了不起,特别自以为是,他们在中国是一个很方便的群体,容易成功,容易被国际关注,而且很容易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但是,真正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太少了,真正在艺术语汇上有所贡献和建树的人太少,都挤在市场、江湖和艺术系统本身,搞来搞去,形成了表面的繁荣。

彳亍

南方都市报:你谈到,一个是标准性的当代艺术,一个是去政治化的政治,这两个关键词很准确地概括很多当代艺术的问题。

是狼融入在自然的怀抱

徐冰:我认为中国很多艺术家处于一种幻觉中,觉得自己是很重要的艺术家,因为他们在国际上受到非常多的关注。但是,事实是什么呢,我们应该清楚中国当代艺术被关注,并不是由于作品本身如何具有价值,而是西方人通过一些表现中国的社会景观、视觉景观、符号景观和信息景观的当代艺术,来满足西方人的优越感。这样的需求让中国艺术家误以为自己的作品很棒。

是鱼畅游在自由的海洋

学院体制:商业体制比学院体制更残酷

是鹰翱翔在辽阔的天空

南方都市报:你在去年由一名自由艺术家,转身进入学院,很多人将其视为徐冰进入体制的信号,你是怎样思考中国当代艺术和体制的关系?

是云浪迹在无边的旷野

徐冰:在今天这个时代,至少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不同力量、不同部分和过去的概念不一样,比如冷战时期,前卫艺术代表的是一种先进思想,在野的艺术带有挑战性、突破性和反体制的特点。但现在很难说哪一部分更具有未来性、先进性,对这个社会的影响更深刻。中国很多文化人对中国社会的认识,远远不如那些农民企业家,他们才是中国社会进程的真正操作者。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只有和社会有关系,拂去那般轻描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