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挑衅极限

- 编辑:www.22933.com -

挑衅极限

刘旭光采用后现代的表达方式, 不仅是语言的问题, 而是表达了今天的存在, 传统的意义在今天的现实需要中生发出来, 同时也暗示了孤立地继承于今天也没有意义。刘旭光追求水墨画的本质意义, 这种本质性必定依附于它的母体, 因而也是对水墨画本身的超越。反过来说, 刘旭光的纸上作品, 如果还可以称为水墨画的话, 则是对本质的追问与再现, 如果不了解他的观念和思考, 就无法解读他的艺术。水墨画本来是无需解读的, 但作为观念的水墨则在水墨的表象后面隐藏着本质的客体。文明的进程是通过人类作用于自然留下的痕迹来识别的, 刘旭光把痕迹抽取出来, 赋予痕迹以多种含义。《痕迹》系列采用水墨的材料, 但没有水墨画的形态, 从某种意义上说, 刘旭光是有意排除传统的形态, 现代艺术的形式更能表达中国文化的精神。《痕迹》的画面是卜字的无序的满幅的排列, 卜不是简单的抽象符号, 它至少有两个深层的含义: 其一, 卜, 占卜, 八卦, 中国文化中最古老的宇宙观的象征, 刘旭光所追求的质性正是包含其中; 其二, 卜字由竖和点构成, 也就点和线的构成, 这是水墨画的基本元素, 点与线的密集排列则构成了面。刘旭光作品的复杂性就在于他的每一个图像或形象都有思想的来源, 尽管有时是非常单纯的呈现, 却也暗示着天地人的终极思考。艺术最本质的东西是形式的创造, 一种文化中最本质的东西是对人生人性的思考, 刘旭光以他的语言方式追问本土思想的本源, 达到形式与思想的统一。

编辑:admin

在刘旭光的观念深处, 他并不认为传统的水墨画能够表现现代的精神, 西方现代艺术也有其文化的规定性, 照搬过来的形式不可能表现中国人认识世界和把握世界的特有方式, 中国文化的精髓不仅从历史流淌至今, 而且还在演绎今天的故事。刘旭光的装置作品《雷》(1998)由三个部分构成, 视觉图像、材料和象征的含义。图像是点题的, 雷的符号与象征, 形象出自岩画的图案, 中国古老的祭祀与崇拜。材料是墨、宣纸和矿物颜料, 用宣纸做出图案, 墨和颜料烘托神秘的环境。图像与材料形成一脉相承的关系, 远古的祭祀是原始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 图案和符号是这种世界观的物化形态, 用宣纸做出的符号则暗示了原始与文明的源脉, 而且是从中国古老文化到传统文化的嬗变, 从自然崇拜到文人精神都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 这种关系正是今天的缺失。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挑衅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