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十年一届的明斯特雕塑展在中国已不是梦,国际

- 编辑:www.22933.com -

十年一届的明斯特雕塑展在中国已不是梦,国际

  因此,在隆里古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作品,比如德国艺术家Christain,他特别关注古旧建筑,喜欢从废弃建筑中寻找灵感,选择部件或材料,进行研究、创作和再造。这次创作的灵感也来源于古镇的建筑,在考察了大量的建筑现场之后,他决定在河流的中间小岛,创作一个建筑式的雕塑,引起人们对于自然、美的关注,美国艺术家Laura,在河边建了一座弯曲的墙,墙的上面镶嵌上很多的玻璃,这些玻璃的形状灵感来源于隆里古城里面路面的鹅卵石,Laura的工作涉及对雕塑对象的研究、装置、策展项目以及与企业合作,她一直很关注人类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探讨我们在世界上支持自己的方式,并以艺术史为参考去创造新的意义以及具有变革性的故事。德国艺术家Martain创作了一组装置作品,这组作品灵感来源于他看到的隆里古城的春联、天地君亲师等等他不理解的东西,他将这些符号抽象成一个个形象,分布在古城各个角落,当游客在古城游览时,不经意间或许就会被他的作品吸引住,非常的有意思。

图片 1  吉姆·兰比Jim Lambie 作品名称《Shaved Ice (Landscape)》   年代:2017   材质:金属   尺寸: 一个3.4-5米(共20个)

  花开一年无人识?

  在她看来,城市雕塑要有故事性,有故事性才有诗意,而所谓的故事性就是和当地的历史有关,如果没有关系的话,也应该和自然环境有互动关系,和环境应该是一种融合的关系。当然做这样的作品是非常不容易的,在项目开始前,主办方会通知艺术家,艺术家需要去到当地很多次,一般需要两年的时间,比如十一个喷泉的项目,一年的时间提出计划,再用一年来制作。

  材质:铸铁

  “我在荷兰参加过一个艺术项目‘十一个喷泉’,由十一位艺术家在十一个小城市创作作品,每个喷泉都必须和这个城市的历时文化有关系,当然有些艺术家的作品不一定和城市的文化历史有关系,但有他自己对世界的思考方式和角度,有他自己的特征和形式。”参展艺术家沈远用她曾经参加过的活动举例。

图片 2“盛开在广州的花”

图片 3  沈远 Shen Yuan 中文名称:桥   英文名称:Bridge   年代:2013   尺寸:300cm×1100cm×100cm   材料:陶瓷、铁

  材料:不锈钢

  这是一场汇聚了隋建国、展望、黄永砯、沈远、混合小组、Antony Gormley、Jim Lambie、Sarah Lucas、Tony Cragg、Eva Rothschild等10位来自中英顶尖艺术家的展览,他们的作品分布在海口城市中的不同区域,想要观看这些作品,观众需要穿行城市去寻找,这点非常像“明斯特雕塑展”,明斯特雕塑展的作品分散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并且与城市、自然、建筑融合的天衣无缝,一不小心就会措施掉观展的机会,此次展览给人的感觉也同样如此。

  公共艺术需要上下文关系,一方面是空间的上下文关系,另一方面是与整个社会大的时间上下文关系,也就是说在内容上我们要和今天的社会发展产生关系,能将社会的某些表征呈现出来,在艺术层面上,要与空间很好的结合起来,国际化是我们学习的捷径,但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发展。

  确实如尤洋讲到的那样,当下的公共艺术展览越来越多,但我们不仅要在多上下功夫,还要在深度上走得更远,就像此次策展人俞可谈到卡塞尔文献展、巴塞尔艺博会、威尼斯双年展时讲到的那样:“达明·赫斯特的展览,总是会听到很多人说艺术家是为了炒作和卖,我看到的是艺术家花了一个多亿去做作品,这点有多少人能做到?另外一方面,艺术家是在十年前就将东西埋在了海里面,十年后向世界表达自己的一个观点,这点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些才是问题的关键,艺术家是如何呈现的?如何转换的?怎么面对空间?如何让故事的叙事性在一件作品里边展开?这些是我们欠缺的,是我们需要学习和研究的东西,当然还有文献展,我们总是说人家办的像艺博会一样没有意思,真的是这样吗?

  所以就会出现一件作品在国外非常的好,但原封不动地引进国内之后,会显得差距很大,这说明了艺术有在地性的问题,需要对所在城市有研究,就像是这个地方生长出来的,不是简单的在空间中放一个东西。

  此外像雕塑家隋建国的《罗汉肖像》,雕塑家展望的作品“假山石126#”,英国艺术家托尼·克拉格的作品《Elliptical Column》,艺术家莎拉·卢卡斯的作品“Kevin”,艺术家吉姆·兰比的作品《Shaved Ice (Landscape)》, 安东尼·葛姆雷的作品《BIG WRENCH》等等,都被分割在广场的各个角落,都有着不同的风景同。

  国际性公共艺术展该如何落地?

  当下我们的展览很多“可以有个很好的开始,但我们不能永远只停留在开始。”深圳的展览之所以做的好,是因为中间有美术馆的支撑,此次海南城市公共艺术计划就缺少这样一个中间专业机构的支撑,此外就是对公众的教育,比如怎么引导观众了解作品,这需要专业人来做。

  除了国际化问题之外,当下的公共艺术还存在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展览如何更好的落地:“时代已经给我们创造了如此好的条件,真的需要有人沉淀下来,做扎实的研究和梳理,继而产生我们自己的观点和知识系统,然后再进一步的去真正的创造。”卢征远讲到。

  一次“破天荒”的尝试

  这只是展览中的两件作品,想要观看其他的作品,需要驱车二十分钟来到另外一个地方日月广场,隋建国、展望、沈远、Antony Gormley、Jim Lambie、Sarah Lucas、Tony Cragg、Eva Rothschild等艺术家的作品分布在广场的各个角落,公众在穿行过程中,不经意间就会有惊喜出现。

  那么接下来该如何走呢?又该如何逐步的建立和完善属于我们自己的“明斯特雕塑展”呢?

  年代:2012

  此次的展览可以看作是第一步,能做成已经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沈远讲到,十几年前她们想在厦门做一个同样的展览,厦门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城市,她们试着把欧洲的艺术家带到厦门,但最终没有成功:“因为价值观不一样,西方的策展人觉着很简单,我代表着艺术家和艺术质量,由我来选择艺术家,艺术家在创作上应该是绝对的自由的,但这点在国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此次展览非常难得,由私人机构提供资金支持,虽然是初步的尝试,已经非常不容易。”

图片 4“盛开在广州的花”

  两种形象相互为解释:“我把这个西方艺术界熟悉的形象‘繁殖’成另一个东方的千手观音。‘瓶架’作为现成品的冷默、超然的趣味被繁多的形象,复杂的象征所遮蔽。”这件作品在1997年大展上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他也是迄今唯一被邀请参展的中国雕塑艺术家。

  尺寸:长1090cm×宽1040cm×高600cm

  这点雕塑家隋建国也有同样的看法,两年前,他觉着这是一个“梦想”,尤其是在海口这样二三线城市,如今展览能够实现非常不易,他还讲到按照目前经济发展和各城市对文化艺术的追求,我们有可能在北上广之外的二三线城市,做类似于明斯特雕塑展这样的公共艺术项目,让中国的城市成为无墙的美术馆,如果做得好就可以实现中国城市公共艺术的弯道超车,此次展览可以看做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

  年代:2017

  看完这件作品之后,我们想要观看另外一件由艺术家黄永砯创作的作品“凯奇”,需要走很长一段的路程,在这段行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跳广场舞的人、跑步的市民、练习声乐的老年人、抱着孩子散步的年轻父母等等,当然还有美丽的风景,整个城市的切面在这里显现,所以你不会感觉到无聊,反而会看到一种活力和生气,“凯奇”座落在公园里面湖的边上,一座高大的铁笼里面关着一条巨大的蛇,观众可以围绕着笼子观看这条蛇,也可以从蛇骨尾部的窄门进入,顺势步入蛇骨内部,逐渐降低高度的蛇骨将阻碍观众进入內围——蛇头的位置。观众会发现自己被“关”或“罩”在这个笼里。这件作品是关于观看笼子并体验自身置于笼子之中。

  尺寸:580 x 154 x 136 cm ;重量:3800 kg  

图片 5  黄永砯 Huang Yongping 中文名称:凯奇   英文名称:Cage   年代:2017   尺寸:长1090cm×宽1040cm×高600cm   材料:铸铝、铁管、脚手架配件

  “这件事情要分两方面来看”艺术家卢征远讲到,在他看来,国外艺术家的进入,从作品质量、观念、制作工艺等等各个方面,对我们都会有一个提升,加速中国艺术家与国际的接轨,提供了一个与国际大师同台比较的机会,但反过来看,我们不能盲目的崇拜,并不是所有西方的作品都是好的,同时也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家的作品就是好的。

图片 6明斯特雕塑展中的《百手观音》

图片 7混合小组 Group Mixture

  “中国的城市发展很快,但我们的城市里面始终缺少一点内容,我们常常感叹艺术是我们的生活,但是今天的艺术或者文化,在城市人民生活当中仍然是不尽人意的,如何消除这种不尽人意,海南公共艺术计划是这方面的一次努力。”策展人俞可谈到展览时讲到。

  材质:不锈钢

  中国“明斯特雕塑展”应该是怎样的?

图片 8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2018年3月30日,一场名为“海南城市公共艺术计划——来自中英的艺术家”在中国最南端的滨海城市之一海口开幕,本以为这又是一场为中国城市化发展背书的常规展览,当看过展览之后,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文:陈耀杰

图片 9  隋建国 Sui Jianguo 中文名称:罗汉肖像   英文名称:Blind Portrait   年代:2014   尺寸:单体高500cmX 5个   材料:铸青铜

  尺寸:289.5 x 55 x 51厘米;重量:1800公斤

  黄永砯也讲到,在西方做公共艺术他们真的很慎重,他们会有专门的委员会选择艺术家,非常尊重艺术家的意见,作品一般都是永久的摆放,这样作品就真正和社区融合在了一起,此外,艺术家是要署名的,过了几年之后,如果公众觉着这件作品不好,是可以被替换掉的,这点和国内非常不一样,我们经常可以在城市中看到各种各样的雕塑作品,但并不知道是谁创作的,这是一个责任问题,艺术家是要为自己的创作负责任的。

  当下国内一些地方在引进国外艺术家或者作品时很容易存在双轨制,国外艺术家的待遇会比较高,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源于我们在学术上的一种浮躁或者说不自信,或者说过于好大喜功。”所以孙振华非常抵制这种双轨制的做法,在他主持的论坛和研讨会中,一直坚持国外艺术家和中国艺术家的待遇是统一标准。

图片 10  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 作品名称《Elliptical Column》   年代:2012   材质:不锈钢   尺寸:580 x 154 x 136 cm ;重量:3800 kg

  孙振华在这里想说的是,雕塑不只是一件作品,它的背后反映的是它所在社会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等等,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拿一件非常有名的艺术家的作品或者国外艺术家的作品放在城市里面,就好像里面实现国际化了,其实不是这样的,背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比如市民的素质、展览策划者的素质、对作品的认知度等等,我们可以简单的复制一件作品,但没办法把它的环境和背后的系统移植进来。

图片 11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

图片 12孙闻冠,《龙里》,全长350米,金属、LED灯,草莓大棚

  十年一届的明斯特雕塑展,每次开展都会吸引大量的观众前去观展,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雕塑艺术展览,对于城市公共艺术刚刚起步的我们来说,无疑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当下,我们的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力量和资源投入到公共艺术的发展和建设当中,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都在举办大型的公共艺术展览,中国拥有我们自己的“明斯特雕塑展”似乎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是否有弯道超车的可能?

图片 13黄永砯 Huang Yongping

  比如分布在海口绿地公园“万绿园”当中的艺术家黄永砯和混合小组的作品,两件作品中间相隔有近两公里的路程,两件作品放置的位置也非常的有意思,混合小组的作品“游戏通道”是在公园中央的一块草坪中,远远开起来像是一块二维码,走进之后是一个迷宫,公众可以走在其中,甚至是可以闭着眼睛在上面行走,因为作品的表面设计的是“盲道”,具有很强的互动性,而艺术家们在创作这件作品时,出发点也是让其成为公共空间一个开放的游戏点。

  中文名称:凯奇

  在他看来,理想化的公共艺术展览就好像前克隆路德维希博物馆馆长卡斯帕·科尼希所说的可以让展览所在的城市、或社区变成一个“让人反思艺术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地方”,我想它更加有可能改变和塑造展览所在的城市、社区的生态和调性。

  然而,在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中“花在天汇广场已经开了快一年,一直没什么人气,太可惜了。”报道中还讲到“CBD越发展,艺术范越浓,但一般市民很难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雕塑或者艺术装置,广州市民梁先生表示:‘现在在花城广场、地标写字楼门前广场等公共空间,都能见到不少展现文化艺术的各种造型的雕塑,但很多雕塑艺术品旁边没有文字说明,这就有点遗憾了。’”

  在他看来明斯特最大的特点,就是艺术家要根据当地的情况来创作新作品:“我觉得有针对性的做法会比较好,展览的准备时间比较长,艺术家可以事先去观看地点,然后再提出计划,此次展览的在地性减少很多,这个可以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而今年在海南举办的另外一场公共艺术展“海南城市公共艺术计划——来自中英的艺术家”则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这是一场汇聚了隋建国、展望、黄永砯、沈远、混合小组、Antony Gormley、Jim Lambie、Sarah Lucas、Tony Cragg、Eva Rothschild等10位来自中英顶尖艺术家的展览,他们的作品分布在海口城市中的不同区域,想要观看这些作品,观众需要穿行城市去寻找,这点非常像“明斯特雕塑展”,明斯特雕塑展的作品分散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并且与城市、自然、建筑融合的天衣无缝,一不小心就会措施掉观展的机会,此次展览给人的感觉也同样如此。比如分布在海口绿地公园“万绿园”当中的艺术家黄永砯和混合小组的作品,两件作品中间相隔有近两公里的路程,两件作品放置的位置也非常的有意思,混合小组的作品“游戏通道”是在公园中央的一块草坪中,远远开起来像是一块二维码,走进之后是一个迷宫,公众可以走在其中,甚至是可以闭着眼睛在上面行走,因为作品的表面设计的是“盲道”,具有很强的互动性,而艺术家们在创作这件作品时,出发点也是让其成为公共空间一个开放的游戏点。看完这件作品之后,我们想要观看另外一件由艺术家黄永砯创作的作品“凯奇”,需要走很长一段的路程,在这段行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跳广场舞的人、跑步的市民、练习声乐的老年人、抱着孩子散步的年轻父母等等,当然还有美丽的风景,整个城市的切面在这里显现,所以你不会感觉到无聊,反而会看到一种活力和生气,“凯奇”座落在公园里面湖的边上,一座高大的铁笼里面关着一条巨大的蛇,观众可以围绕着笼子观看这条蛇,也可以从蛇骨尾部的窄门进入,顺势步入蛇骨内部,逐渐降低高度的蛇骨将阻碍观众进入內围——蛇头的位置。观众会发现自己被“关”或“罩”在这个笼里。这件作品是关于观看笼子并体验自身置于笼子之中。

  这只是展览中的两件作品,想要观看其他的作品,需要驱车二十分钟来到另外一个地方日月广场,隋建国、展望、沈远、Antony Gormley、Jim Lambie、Sarah Lucas、Tony Cragg、Eva Rothschild等艺术家的作品分布在广场的各个角落,公众在穿行过程中,不经意间就会有惊喜出现,比如艺术家沈远的作品“桥”,掩映在树丛中,被放置在一条仿佛被“遗忘”的小路当中,我们从远处看去,什么都发现不了,当走近之后,蓦然回首它就静静的矗立在那里,与环境相得益彰,这是一座不可穿越之桥。桥由两种文化图案构成,一是中国的青瓷花瓶,二是阿拉伯的青釉瓷砖。这两种文化曾在相互影响中形成,“桥”混合了两种不同地域的文化图像和两种不同功能的形,以此隐喻语言和文化所具有的沟通与障碍的双重性。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十年一届的明斯特雕塑展在中国已不是梦,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