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当架上成为物证,热钱悄然瞄准年轻艺术家

- 编辑:www.22933.com -

当架上成为物证,热钱悄然瞄准年轻艺术家

“性格决定命运。”许多人都相信这句带有浓烈文学表达意味的格言,准确地概括了人的命运成因。也许,对个人来说,性格成就了他的人生是一个具有真理特征的事实,但是于一个群体的命运,我们不敢苟同,我们仍然会坚持说,人的命运是被时代决定的。当你观看了这批四川美术学院2007届油画系部分本科毕业生的作品后,也许你会被它们从某一点、某个角度或某种方式触动,使你强烈感受到时代精神镌刻在这些作品创作者命运中的印迹。二十几年前,四川美术学院77、78级的毕业生用他们的作品书写了中国当代艺术史许多不可或缺的章节。作为“伤痕美术”和“乡土绘画”等视觉语式的创造者,他们的深刻之处不单在于他们毫不顾及地用他们的艺术复现了那个时代沉积下来的视觉痛楚与记忆,而且也很准确地暗合了中国社会文化转型期的审美需求。自1979年四川油画在全国美展上崭露头角以来,它就一直保持着既传统又当代,既学术又大众的姿态。四川美术学院不但培养出了一大批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而且至今仍然活跃在中国甚至国际艺术舞台上的著名艺术家,也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继承者。每一届毕业生中几乎都能产生出中国艺术界的新人,这成了四川美术学院的一个学统。而今天,这一批80后出生的年轻艺术家们,他们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和他们前辈的迥然相异。由于有了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和视觉经验,他们用四年来学到的绘画技巧落笔成画时,每一位都能找到自己的创作主题、表现方法和个人图式。但在他们的画布上我们却再也看不到乌托邦式的宏大叙事情结,看不到勉为其难的责任姿态,看不到说教式的严肃面孔,看不到肤浅的批评歌颂,更看不到人生的沉重梦魇。这些年轻人提供的作品和他们的人生态度外化成了一个今日镜像,他们既轻松愉快又极其投入地作画,把一个越来越趋于开放的、乐观的、逐渐建立起健康机制的社会身影投射在画布上。通过他们,我们既可以欣慰地看到与我们相遇的历史剧变以及我们身处的生存空间迅猛的发展,同时,我们又可以警惕地察觉到由这个发展所带来的潜在时代困境。当上个世纪60年代“垮掉的一代”在美国风靡一时时,西方社会普遍对他们感到失望,没有信心把未来的世界移交其手。但时过境迁,在今天历史教科书撰写者的笔下,“垮掉的一代”并没有垮掉,而是20世纪最深刻最具责任心并承担了社会重任的一代。因此,你是否会信心百倍地站在展厅里的作品前确信,不管是在西方或者东方,年轻一代的时代际遇,使他们形成了与我们不同的深刻眼光和奇思妙想?也许你眼前的这些作品就是能使你确信的最好物证。从印象派开始,西方经历了前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以及直到中国也参与其中的当代艺术的一百多年的历程,早已疲惫不堪。可以说今天已经超前进入全球化时代的国际当代艺术已经走到了一个必须转向却又不知转向何方的境地。尽管谁也看不到艺术的未来,但我们却明确知道,也正是在这个扑朔迷离的关口,我们需要一个庞大群体的集体转身来改变艺术的处境,而就在我们周围这个群体正在形成。无须暗示,在此展示的青年艺术家必将成为这个群体的一部分。曾经一度,架上艺术被贬斥为一种早就应该隐退的艺术表达形式,但综观当代国际艺术的发展线索,我们就知道,在影像、装置、行为、观念以及架上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共同参与下才建构了当代国际艺术这样一个复杂多样的庞大视觉图像帝国。而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多年来架上艺术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四川美术学院的办学特点。四川美术学院一直就把“创作带动教学”的教学方法作为一个核心课题来实践,今天,这个实践成果不可低估,它也正是以架上艺术闻名于世并得以证实的。我们期盼,在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的这次展示引起的不仅仅只是一次审美经验和图像思辨的触动,我们还期盼它永远被你的记忆所收藏。在这里,三所院校的年轻人相约而遇,他们一同从这里出发,走向未来。只要我们顺着这次展示所预示的方向眺望,我们就能看到他们将踏上的那条艰辛而快乐,漫长而宽广的艺术朝拜之路。四川美术学院张奇开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发生了极大的改变,20世纪70-80年代出生的新生代艺术家,正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鲜血液。未来的天价艺术品和大师,必然也会从新锐艺术家中产生。

编辑:admin

每年的6月5日,已经持续了3年时间,这个时候都会有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家、评论家、拍卖行等代表汇集在重庆的黄桷坪,来参加四川美术学院为期一个月的毕业生作品展,并在这里挑选最具潜力的新人画作、评价艺术潮流走向。架上绘画是“川美”的强项,在全国都十分突出,近几年涌现出的新人不断。在当代艺术绘画中,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来说,“川美”艺术家的作品几乎占了整个中国的半壁江山。据圈内人士透露,刚刚起步就被投资者关注并签约的青年艺术家,在“川美”的学生队伍中就占了1/3。

6月19-21日,在香港,一场名为“更当代首届展”引起业内震动,展览将“川美”80后女性群体新作几乎一网打尽。据称,展览还将于10-12月份移师上海、北京继续举行。

在北京,标名为“70后”、“80后”的各种展览更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5月31日,在墙美术馆开幕的“UPDATING自我超越”展中,“70后”代表人物之一的、动画艺术家卜桦为某国际双年展最新创作的动画《野蛮丛生》(编号为1/10)的作品光盘被收藏,此前卜桦的动画作品《青春有害健康》还曾被上海美术馆等机构收藏。

5月10日,在北京嘉里中心举行的翰海春拍中,在动辄上千万元天价频出的当代艺术拍卖专场上,一件以100万元人民币落槌的作品《打虎》居然引起了业界的震动。因为创作这幅作品的艺术家高瑀是“80后”群体,他也率先成为了“80后”艺术家中第一位成功过百万的选手。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经历了20世纪80-90年代的“行为艺术先锋时代”、2000年以来的“大脸画风潮”,如今已经走到了变革的十字路口,衡量艺术品质高低的学术标准,应该从炒作岳敏君、张晓刚等人的西方艺术品投资机构的标准,向中国艺术学术体系的自我标准转化。新的标准,应该注重“70后”、“80后”艺术家对前辈艺术家道路的延续和传承。

新生代艺术家的冲击力

新的年代里,多媒材无疑是新想法最喜好的表达手段,像影像、装置等综合性的艺术形式,在年轻的艺术家手里似乎更加运用自如。他们可以糅合全新高端的技术手段,或在客观允许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施展才思。综合型创作冲撞着国际艺术界。虽然相对地,亚洲地区的市场不及西方景气,但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作品引人注目,也有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些代表未来趋向的作品类型。

比如欧阳春,他惯用稚拙的创作手法和绚丽的色彩描绘系列的故事情节,作品坚持文学性的叙述方式,对时下流行的“符号”创作全然不睬。

比如王光乐,很执拗地表达他从水磨石中所得到的禅悟,作品里清冷的氛围令人动容。

再比如萧筑方,爱把绘于纸片上的形象投射到画布,再以丙烯颜料仔细平涂,以这样复杂的方法表现出来的形象分外具有涂鸦精神,她可以秩序井然地表达自由轻松的感觉,观者也可以读出那些取自生活片断的幽默谐趣。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发生了极大的改变,20世纪70-80年代出生的新生代艺术家,正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鲜血液。未来的天价艺术品和大师,必然也会从新锐艺术家中产生。

文/本刊记者 韩捷 专业撰稿/王泊乔

每年的6月5日,已经持续了3年时间,这个时候都会有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家、评论家、拍卖行等代表汇集在重庆的黄桷坪,来参加四川美术学院为期一个月的毕业生作品展,并在这里挑选最具潜力的新人画作、评价艺术潮流走向。架上绘画是“川美”的强项,在全国都十分突出,近几年涌现出的新人不断。在当代艺术绘画中,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来说,“川美”艺术家的作品几乎占了整个中国的半壁江山。据圈内人士透露,刚刚起步就被投资者关注并签约的青年艺术家,在“川美”的学生队伍中就占了1/3。

6月19-21日,在香港,一场名为“更当代首届展”引起业内震动,展览将“川美”80后女性群体新作几乎一网打尽。据称,展览还将于10-12月份移师上海、北京继续举行。

在北京,标名为“70后”、“80后”的各种展览更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5月31日,在墙美术馆开幕的“UPDATING自我超越”展中,“70后”代表人物之一的、动画艺术家卜桦为某国际双年展最新创作的动画《野蛮丛生》(编号为1/10)的作品光盘被收藏,此前卜桦的动画作品《青春有害健康》还曾被上海美术馆等机构收藏。

5月10日,在北京嘉里中心举行的翰海春拍中,在动辄上千万元天价频出的当代艺术拍卖专场上,一件以100万元人民币落槌的作品《打虎》居然引起了业界的震动。因为创作这幅作品的艺术家高瑀是“80后”群体,他也率先成为了“80后”艺术家中第一位成功过百万的选手。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经历了20世纪80-90年代的“行为艺术先锋时代”、2000年以来的“大脸画风潮”,如今已经走到了变革的十字路口,衡量艺术品质高低的学术标准,应该从炒作岳敏君、张晓刚等人的西方艺术品投资机构的标准,向中国艺术学术体系的自我标准转化。新的标准,应该注重“70后”、“80后”艺术家对前辈艺术家道路的延续和传承。

新生代艺术家的冲击力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当架上成为物证,热钱悄然瞄准年轻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