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www.22933.com关注年轻艺术家并非战略转移,尤伦斯

- 编辑:www.22933.com -

www.22933.com关注年轻艺术家并非战略转移,尤伦斯

如果想举例说明全球性经济增长的资金流向推动了艺术界的风云变幻,那么不得不提到现居瑞士的尤伦斯夫妇,他们为了建设堪称目前中国最大的当代艺术空间———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甚至把自己多年收藏的特纳水彩画送上了苏富比拍卖行。在日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盖伊·尤伦斯和他的妻子玛丽恩确证了这个消息,为筹到2100万美元,他们所出售的特纳作品是本世纪进入市场的特纳作品中最大量的一次。尤伦斯夫妇现在是该艺术空间的惟一支撑,他们计划寻找另外的赞助者和资金帮助,虽然“这很痛苦”。 昨天,现年72岁的尤伦斯在纽约透露了一些关于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细节,该空间坐落于急速发展的北京大山子艺术中心,计划于11月2日开幕,拥有26000平方英尺的展览空间及视听室和图书馆。 尤伦斯夫妇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已经持续了20多年,尤伦斯说,该空间是为全球艺术家提供的展览平台———尤其是那些缺少关注的中国艺术家。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发展计划,也象征着中国政府对于当代艺术的接纳和宽容度的不断增长。他补充说:“特别是2008年奥运会,我想中国会突然为了那么多艺术家而骄傲。”虽然西方艺术机构的弹性和宽容并没有完全在此实现。尤伦斯也解释了他和妻子不得不在“技术上像运作商业空间般地”运作这个中心,即使原先想让它成为一个非营利性的地方。但是,非营利性更接近一个政府行为。 当问及展出自己的收藏对其市场价值产生影响时,他会不会出售这些作品,尤伦斯作了肯定回答,他还补充,他个人的收藏展将在明年奥运期间从8月8日持续到24日,艺术中心的总监和策展人们将对该展览的空间安排和艺术作品选择起决定性作用。 “没有人认为我们这样做只是出于热情和热爱,他们认为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钱。”尤伦斯表示,艺术中心的操作透明度因此极高。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费大为向早报记者透露,已经有赞助意向的单位出现。“尤伦斯的投入非常大,但即使没有赞助,我们还是活得好好的。做非营利空间,就是要吸引赞助,所有的非营利单位都在找赞助,我们不是画廊,毕竟不赚钱。” 中心正在筹划中的大型展览包括中国当代艺术新浪潮的艺术展、德国当代艺术家RebeccaHorn的展览等。“我们算不上成功,某种程度上来说,商业的弱点太过明显。但我开始与年轻艺术家会面,与他们在周末一起旅行的那个时代,才是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在那个时代,他们非常职业,一点不商业,”他说,“艺术家可能在一年时间内只制作10件作品,没有市场,没有苏富比也没有佳士得。”现在,仅仅靠自己的财富支撑,他已无法再购入那些市场上最吃香的中国艺术家作品,像王广义和张晓刚。在北京,即使有了巨大的展览空间也无法保证可以吸引到这些艺术家参加到展览中。“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必须不断学习。” “关键问题是如何让参展艺术品保持在一个高水平的标准上。”尤伦斯说,“我们是不是能够很好地生存下去,我也不知道,这是个问题。”

尤伦斯专访 关注年轻艺术家并非战略转移 东方早报:你怀念上世纪80年代吗?就像你说的,那个时候的中国艺术家没有钱,也没有那么多画商和拍卖公司找他们。 尤伦斯:那个时代很不错,当然现在也很好。从艺术上来说,每个时代都有优秀的艺术家,他们进行和时代有关的创作。那个时候艺术的历史是线性发展的,是清晰的,而现在则有多种可能。艺术家也可以更加遵从自己内心的需要创作。不同的是,当时的中国艺术非常具有这个国家特有的色彩,而现在则越来越国际化,中国艺术的特点越来越少。这说明随着艺术的发展,国界将不复存在。但和那时相比,现在要找高质量的艺术品的确越来越难了。 东方早报:持续走高的艺术市场对你的收藏是不是产生了很大影响?UCCA关注年轻艺术家是不是回避艺术市场高峰的一种战略转移? 尤伦斯:影响当然会有,那就是很多作品我买不起了。所以,我们的艺术中心将会更加关注一些默默无闻的艺术家,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许同样可以改变未来。但关注他们并不是战略转移,UCCA需要做的事情是,在所有的人都关注商业、艺术被市场牵引的时候,我们作为这个系统的一种补充。在这个时代,艺术品交易蓬勃的背后是每两家博物馆就有一家面临倒闭,偏偏它们才是艺术展示的平台。 作为一个非营利的艺术机构,UCCA会保持财务上的独立性,因为这对于保持艺术中心的审美独立性至关重要。 东方早报:你认为自己和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乌里·希克有何异同? 尤伦斯:我认为我们是一样的。我们都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多的西方人,我们对中国艺术都倾注了热情,我们也都在尽力推动中国艺术的发展并努力将其影响力扩大到西方。我们不久还将有合作。 东方早报:除了英国画家特纳的14幅水彩画,你似乎还出售了一批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品,是因为钱的原因吗?能否透露你的尤伦斯艺术基金有多大的资金规模? 尤伦斯:我的确出售了一批作品,但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我缺钱了。我当然不是非常有钱的收藏家,但出售作品的原因是我要集中自己的收藏方向。被出售的作品有的是因为保险和场地租金太高了,有的是因为在购买时对其艺术价值产生了误判。至于尤伦斯艺术基金的规模,它会随着收藏的作品的价格升高而增值,所以,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多重要作品到中国来。

编辑:admin

www.22933.com 1

UCCA———这是第一座由国外私人基金在北京出资建造的大型当代艺术机构,是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唯一的艺术场馆项目,也是他们目前为止最大的项目。从场馆效果来看,的确无可挑剔。5000平方米的包豪斯厂房,被设计师用简练、不着痕迹的方式整改一新,但又处处能感受到精心的设计。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对这块场地拥有8年的租赁使用权,现在尚不能判断租赁期满之后的后续状况。但从2005年开始,除去施工以来的2年,实际上只剩下6年的实际运作时间。未来6年中,UCCA将以何种方式书写自己的名字,值得关注。从它开馆的发轫之作中,或许能窥见一斑。 “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是UCCA的第一个展览,这是一个带有文献性质的回顾展。30个艺术家个人和团体的137件作品,以及大量从未发表的文献,揭示了这场历史性艺术运动的内在思想和广阔背景。它展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先行者的脚印。今天的那些明星艺术家,当年还不画如今已被人熟知的图像符号,那时他们生活困顿、创作苦闷,被压抑的激情直透画布。正是这些人在那个年代的作品,让中国当代艺术进入了国际平台。UCCA馆长、策展人费大为解释说,选择85新潮作为开馆的首个展览,一方面是因为尤伦斯夫妇从那个时代就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情感因素,另一方面,是UCCA对今后规划的考虑。回顾历史不仅仅是怀旧,还是一种停顿下来的思考。在85新潮的年代,中国当代艺术无法获得任何美术馆或者画廊的支持,但是它具有明确的“方向感”。而现在,艺术话语权力的开放和市场的成功,逐渐让艺术失去了方向。它当然还是多元的,但的确处于茫然之中,不复有促使它成功的那股理想主义和溢出的激情。 现在,UCCA用这个展览昭示了其运作的方向。据UCCA领导团队介绍,他们的工作重点将是挖掘沉默而有才华的艺术家,使他们获得更多的机会。UCCA对明星艺术家们的回避,可以看作是维持其作为一个非营利公益艺术机构的运行策略。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22933.com关注年轻艺术家并非战略转移,尤伦斯